您现在的位置:滨小网站>> 百年滨小>> 往事追忆

我的夜办公生活

作者:庄亚娟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26日
 

滨湖中心小学教师 庄亚娟
夕阳带着晚霞西去,躲到了远山的背后,母亲还在地里劳作,我带着饭碗来到地头。“妈,晚饭在锅里,我先吃了,快七点了,我吃完就走了。”“好的,夜里回来路上当心点,多带件衣服。”“嗯。”那么耳熟的叮咛,几乎每次晚上我出门,母亲总是这句温馨的话语。
今天是星期一,我得在晚7点前赶到学校,参加每周三次(分别是周一、三、五)的夜办公。初秋的晚风凉丝丝的,单车飞快地在田间的石子小路上前行。两旁的稻子黄灿灿的,稻穗已沾一了露水,湿漉漉的。秋风习习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太湖,此时望去,灰蒙蒙的,浪花拍打着湖岸,发出阵阵噼啪声。近了,就在湖边不远处,座落着两排两层楼房,那就是我所在的学校——王村庄小学。这时,虽然只能看见她的一个轮廓,但楼上办公室里已是灯火通明,想必校长早已到了。今天校长说要开个短会,安排一下明天的工作。我的办公桌上一大叠作业本,等着我去批改。明天的数学课该怎样上,才能让学生容易接受,我还得仔细考虑考虑。
不知不觉,已到了学校门口。“陆老师,你来了。”“小庄,你也到啦。”“嗯。”陆老师是我们学校高年级语文教师,每次夜办公,她总是一手带着手电筒,一手挽着儿子的手来学校。那时,她儿子刚上小学二年级,因为家里没人带孩子,每次夜办公,她总是带上孩子以及孩子的作业本,到了办公室,妈妈办公,儿子坐旁边写作业。
半小时的会议结束了,各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干。马老师在备课,笔尖在备课本唰唰地写着。邵老师在专心地批改作文呢,红笔在学生的作文本上勾划着:这里一个错字,打上“×”,边上开个框;那一段写得好,写上批语。谢老师已是近50的人了,头发已经花白,教高年级数学,此时,正专心注视着数学课本,想必是在构思教学方法……
两个小时的夜办公时间很快,不知不觉,时针已指向九点了。“该结束了。”校长提醒大家。王老师却说:“还有两本作文本,让我批完再走。”
“蔡老师,我们一起走。”那时,我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,乡间小路没有路灯,蔡老师家和我家离得较近,我们俩总是结伴回家,互相也好有个照应。小谢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由于离学校较远,又没有同行作伴,所以,她干脆住在学校,周末才回家,这样,父母就不用担心晚间路上的安全问题了。
白天忙碌了一整天,晚上再去学校办公:有时大家聚在一起,校长开个短会,布置一下工作和任务;有时各自备课,准备第二天的教学;有时批改当天的作业……这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提倡的教师的夜办公生活。从没有加班费,但以奉献为天职的教师凭着自己的良心,自觉遵守这个规则,人人准时参加。
我这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参加工作的教师,经历了约五年的夜办公生活。后来,夜办公生活逐渐被取消,但是它留给我们美好的回忆却永远抹不去。它作为特定历史时期教师生活的一部分,将深深地刻在每一个参加过夜办公的老师心间……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相关信息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
上一篇:童年记忆中的那座山……[ 05-26 ]

下一篇:鲍家小学记忆[ 05-30 ]

相关信息
没有相关内容
观后心情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